防守

视觉中国的逃跑计划大股东开始陆续减持维权之外另有吸金高招

2014年,一家叫做“远东股份”的A股公司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重组,它的新主人即将到来。多年以后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的意义。

那年4月,“远东股份”发布了公告,宣布一家叫视觉中国的公司借壳登陆A股,并且定向增发了股大量的股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给了视觉中国的新主人。

但翻看视觉中国历年的财报,并未出现过与“昱嘉华讯”的合作记录,上述人士强调:“这是私底下的业务贡献。”

此外,广州市利用无人机开展工地文明施工管理情况巡查,研发扬尘监管APP,建立健全部门联动扬尘控制机制,2019年镇街环保监督员利用APP巡查建设工程5万余次。广州市还完善建筑垃圾运输车辆全密闭运输装置和智能管控设计,全市5000余台环卫作业车辆每天对道路进行机械化清扫、高压冲洗,城市公路及主干道机扫作业率达到100%。(完)

根据邮件过往显示,“昱嘉华讯”在2015年曾经协助成立视觉中国的子公司广东视觉无限,除此之外,“昱嘉华讯”还给视觉中国提供过许多客户签约的模板。

“视觉中国当时因为资金和收购能力不足,因此决定跟昱嘉华讯新成立一家子公司,由视觉中国控股,业绩可以并入上市公司报表,名字叫广东视觉无限公司。”

换句话说,几年的时间,视觉中国背后的控制者们已经拿到了他们期盼的收益,并开始陆续退场。

2014年5月9日至今任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廖杰还曾任国内知名程序员社区CSDN的董事长及百联优力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现已卸任)。

好景不长,12月10日,国家网信办的消息指出:视觉中国和IC photo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情况下,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责令彻底整改。

旋即,9月-11月期间,视觉中国的主要股东成员姜海林、柴继军、吴春红、吴玉瑞合计减持1200万股,交易均价为20元,合计交易金额约为2.5亿元。而股东们最初的成本价仅为5.28元。

另一方面,合资子公司广东视觉无限确实也在给视觉中国贡献着的业绩。2015年,广东视觉无限营收达到3150万,净利润达到1503万。在那一年,视觉中国的净利润为1.56亿,这家子公司为视觉中国贡献了将近十分之一的利润。

但事实上,在他们背后,真正掌握话语权的却是没有出现在十人名单中的——廖杰、梁军、以及股东中的柴继军,而这个股权网,则是紧紧围绕着这三个人的亲属,朋友,同事组成。

在视觉中国的股东中,还出现了一名互联网行业的明星李学凌,持有着视觉中国约611万股票。

换句话说,廖杰等人要想真正把手中的股份全部解禁兑现,需要在5年的时间里,按照承诺完成业绩。

剩下的3位当中,高玮是梁军的朋友,袁闯是廖杰的高中同学,而姜海林则一直和廖杰共同创业。

除此之外,上述人士说,已经减持的视觉中国十大流通股东之一的黄厄文,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廖杰前秘书董晴的母亲,已经合计减持了5275万股,价值将近11.8亿。

一系列周密计划之后,廖杰、梁军与柴继军,带着中国市场最大的商业图片库,正式踏上了A股的冒险之路。

据一位熟悉廖杰的人士介绍,本科毕业前,廖杰并没有继续留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硕士,而是北上去清华大学报了一个语言学习班准备出国,也正是在那时,廖杰结识了即将从清华毕业的梁军。“两人曾是恋人关系。”上述人士称。

不过,关于跟视觉中国目前的关系,李学凌曾对外回应:“已离开公司16年不了解它了。”上述人士则补充,当初视觉中国上市李学凌本来可以退出,但廖杰不想让他走,想用股份留住他方便现金流紧张的时候借钱。

因为满载黄金的飞机已经就位,正在等待他们起航。

一名参与当时视觉中国重组并购的人士介绍,视觉中国在上市前后,准备收购一家名叫“昱嘉华讯”的公司,后者能够源源不断地给视觉中国提供诸如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这一类的图库购买大客户,同时进行互动营销服务。

那么这个复杂的股权网络背后的设计者——廖杰,到底是谁?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廖杰目前手握两家上市公司。中国智能交通系统(控股)有限公司目前是港股上市公司;视觉中国则是在A股上市,两家公司加起来市值接近117亿。

上述人士说,视觉中国和广东视觉无限在当时设立了对赌协议,完成承诺业绩后,需由视觉中国出资并购广东视觉无限。2015年,也就是借壳上市后的第一年,是双方合作的蜜月期,“昱嘉华讯”将许多大客户直接交予视觉中国签约,以此大幅提高视觉中国的收入。

廖杰出身于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是湖北华中科技大学机械与工程学院的教授,母亲则是同校管理学院的教授,廖杰的本科也是在湖北华中科技大学就读。

在网络上,很难搜到他特别详尽的简历。廖杰,1966年3月出生,加拿大国籍,硕士学历。2011年至今,历任中国智能交通系统(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裁、董事会主席。

但后来,梁军考上了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自动化硕士,而廖杰则拿到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电机系的录取通知书,二人就此分开,后来梁军与廖杰在美国相遇。

2019年,对于视觉中国的控制者来说,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年份。

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理解起来并不复杂:手握庞大的图库,要向各行各业的客户销售出去,所以如果能获得购买大量图片的大客户,这笔生意将会变得容易得多。

视觉中国上市之后,将图片业务分成了三类:视觉内容与服务、视觉数字娱乐、视觉社交社区。

一名曾经与廖杰共事过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廖杰是个资本市场的高手,同时深谙法律和财务。”

时光飞逝。2019年9月18日,视觉中国发布了公告,十名股东的3.88亿受限股票已经大部分解禁了,按照20元的均价来算,这笔股票价值将近80亿。

界面新闻获得的广东视觉无限跟视觉中国的邮件往来记录显示,“昱嘉华讯”确实在当时跟视觉中国关系非同一般。

广州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2019年,广州以PM2.5治理为重点,印发实施《广州市蓝天保卫战2019年作战方案》,持续聚焦移动源、扬尘源、生产生活源等重点污染来源,持续深化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攻坚,兼顾一次污染物减排和二次污染物防治,部署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工作。

从视觉中国股东列表来看,这家公司谨慎地编织了一个庞大的股权网。公开信息显示,视觉中国的实际控制人由“十名一致行动人”组成,这十人共计持有视觉中国57.95%的股份,分别为吴玉瑞、吴春红、廖道训、柴继军、姜海林、高玮、陈智华、袁闯、李学凌、梁世平。

而根据过往的报道,视觉中国确实披露过其控股孙公司视觉无限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与中国联通广东分公司签订了互联网合作协议。在许多券商研报上,此举还被视作视觉中国C端方面的重大突破。

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谁在操纵着视觉中国。

当时这家公司定下了承诺,在5年内要完成规定的业绩,才能在2019年将这大笔的股票解禁。

一些遭遇过视觉中国“维权”的图片使用者在社交媒体上调侃:视觉中国“二进宫”是报应。

但对于视觉中国的控制者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甚至会认为自己是2019年的幸运者。

1999年,在看到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潜力后,二人试探性的在中国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百联优力。第一年,他们投资并联合创立了中国专业IT社区CSDN;第二年,他们则投资了由陈智华、柴继军和李学凌三人创立的图片库网站Photocome,而这也正是视觉中国的前身。

2005年,以廖杰为法人的公司百联优力联合全球最大的数字影像公司Getty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华盖创意。此后,经历了一系列整合与并购,视觉中国于2012年正式成立,2014年正式借壳上市。

4月,因“黑洞”照片版权而饱受质疑,随后因传播违法有害信息被相关部门责令整改,经历半个月的整改后才恢复网站上线运营。

当时的公告显示,视觉中国股东廖道训等承诺标的资产2014年至2018年五年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合并计算)分别不低于1.15亿元1.63亿元、2.23亿元、2.77亿元、3.28亿元。

2014年4月,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登陆深交所。虽然对于视觉中国来说,这算得上是一次里程碑事件。但从股东们的角度,这只是一个起点,因为这次上市的伴随着长达5年的解禁期限和业绩承诺。

“视觉中国基本都由廖杰说了算,大量的股东都是廖杰和梁军的代持人。”一名前视觉中国的核心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那时候的视觉中国,算得上是一家正常的图片业务公司,版权官司寥寥无几,其核心监控平台“鹰眼”也远未成形。

公开资料显示,这十位实控人中,廖道训和吴玉瑞是视觉中国董事长廖杰的父母。吴春红和梁世平是公司总裁梁军的母亲和兄弟(公告显示吴春红已病逝去)。陈智华、柴继军和李学凌此前共同创立了视觉中国的前身Photocome。

据监测显示,2019年广州市PM10、二氧化硫与一氧化碳的年均浓度也都达标,且远低于中国国家标准。此外,广州市2019年优良天数为293天,占比80.3%,其中优天数为93天,二级良天数为200天;连续两年消除重度污染及严重污染。2019年,广州市PM2.5浓度仅超标3天,较2018年减少16天,较2013年减少76天。

也就在那一段时间,视觉中国的股价飙升。2015年1月-7月,伴随着中国股市的腾飞,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视觉中国的股价从最低点20元疯狂上涨到了最高的73元。